文章網 » 美文 » 情感美文 » 小妹如斯

小妹如斯

惜別農村十八載,終于有機會回到老家臺門。費了好大的勁才打開銹跡斑斑的鎖,撩開滿屋蛛絲。正暗自傷神,一個小木盒映入了我的眼簾。

小妹如斯,我一陣激動,急忙上前,輕輕拂去上面的灰塵,小心翼翼地打開,里面是一束松軟的發絲,我知道那是小妹如斯的,是那可親、可愛、給我快樂、伴我度過童年的小妹如斯。

如斯,比我小4歲,是我家鄰居的女兒。因如斯家和我家世代同住一個院子,故我們倆走得很近,自然成了兄妹。

如斯很乖。那年我5歲,如斯才三個月大,她的父母為養家糊口,不得不讓她一個人待在家里,去工廠上班。每當聽到如斯孤獨的哭聲,我就會跑過去扮小丑逗她樂。如斯一見到我,就會馬上止住哭,沖著我笑。時間一長,小如斯就認定了我這個小丑。哪天沒見著就會哭個不停。可我不愿意長時間陪伴她,我有自己的小伙伴。如斯的父母使盡了辦法,給我好吃的,給我好玩的,讓我多陪陪如斯,但不出幾天,就失去了作用。最后,如斯的父母連哄帶騙,說如斯長大后是我的媳婦,如果現在不陪她玩,將來我就娶不上媳婦。我半信半疑,向父母詢問,父母竟然點頭稱是。我勉強答應下來。

如斯很美,凡是見過如斯的熟人和陌生人都這么稱贊,大大的眼睛,長長的睫毛,很討人喜歡,特別是如斯的皮膚,出奇得白。

如斯很聰明,大人們都這么認為。自會講話那天起,如斯的嘴就很甜,很博大人們的寵幸。而也幸虧有了如斯,我才免去了許多災難。那年我8歲,和幾個小伙伴戲耍中,因好奇玩起火來,把人家的柴草垛燒掉了一大半。晚上,父母鐵青著臉,我正等著挨板子,如斯跑了進來,一邊護著我,一邊大聲說:不能打!不能打!父母很奇怪,對如斯說,大哥哥做錯了事就得受罰。如斯煞有介事地說,大哥哥屁股開花,將來怎么娶媳婦,我可不想有一個屁股開花的老公。父母聽了哈哈大笑,我因此躲過了一場災難。從此,如斯成了我的庇護神,哪天闖了禍,我就告訴如斯,聰明的如斯總會出其不意地讓父母開心,我很是感激如斯。

如斯上小學一年級那年,我告別了老家臺門,全家搬到了城里。離別那天,如斯很傷心,要我經常回去看她,我滿口答應下來。轉眼小學畢業,我升入了初中,繁重的課業,緊張的考試,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我和如斯最后索性連信也很少寫了。我只能從父母的談話中,偶然得知如斯的一絲消息,好像如斯身體不太好,經常無端得病。

我上了大學。一日,正專心聽課,班主任把我叫了出去,說有人在辦公室等我。我匆忙趕去,是如斯的母親,紅腫著眼睛,臉色很難看。她告訴我,如斯得了白血病,拖不了多久,她很想見見我。我大驚,急忙隨她一同趕到醫院。病房里靜悄悄的,輸液管一頭連著血漿瓶,一頭插入如斯的身體,鮮血在緩緩流動。如斯的眼睛還是那么美,只是臉色有點蒼白。那年如斯12歲。雖然4年沒見,我也長高了許多,但如斯還是一眼認出來了。如斯沒責怪我為什么這么久沒去看她,只說自己很懶惰,沒有寫信給我。臨別時,如斯很憂愁,問閻王爺會不會要她嫁給小鬼。我告訴她絕對不會,并向她保證一定寫信請求閻王爺,如斯要嫁給自己心愛的人,不愿嫁小鬼。如斯很是認真地點了點頭。

三個月后,如斯走了。我沒能趕去送她,但要求母親去了。母親回來告訴我,如斯走得很安詳,臨終前再三要求母親轉告我,千萬要記得給閻王爺寫信。母親說,如斯還送我一份禮物,是個小木盒,放在老屋的長桌上,忘了拿來。

25选5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