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網 » 散文 » 經典散文 » 也許我真的是一片隨時消失的云

也許我真的是一片隨時消失的云

我要怎么跟你說,我愛你。

我不斷的跟自己說,你有多好,不斷的跟自己說,自己有多差。

比較留下來的都是沉默,書柜里留一打又一打的書,翻看有的幾次,有的一次就打下冷宮,而我現在的感受怎么跟它一樣。

詩經有一首盼人摘的梅子,我感覺了不認得她,卻認得了我。

有時候傷害來自自己內心里的想不開,我幾乎是知道的,因為痛苦一直存在著。

夢里有首歌,一人一夢,一夢一山一城,山里有獨龍,望劫難而生,但忘一人而去,夢謠啊夢謠,為什么你還在我耳邊徘徊,已經嚴重影響了我知道嗎,小心我告你,讓我常常一個人發呆,常常一個傻笑,媽媽說我,怎么生出一個傻兒子,我笑了嗎,我一直以為我是哭了,讓人覺得我的笑容那么的恐怖,我媽媽是不想讓我笑吧,她心痛吧,而我已經長大,不會再在她面前流淚,可惜我的笑容定了一輩子的冷笑,讓她心寒了。

有時候寫詩,第一個想讓看到的人是你,有人說我的好,卻從來不會看第二眼,我幾乎是明白著卻又糊涂著,繼續迷迷茫茫坐著,望著,癡著,夜里綠葉幽更幽,回頭一轉倩女魂。

你聽海哭的聲音,那是我想象過最偉大的聲音,幾乎沒什么比得上了它更能安慰人了,感覺心里也有了一片海為你來來回回的海潮聲,也許才有了那首<心朝海>“孤人海內靜寥寥,唯有岸前浪打浪。月照人影孤成雙,心若無事愁更多。”如果是傷悲我也不在意,因為沒有感覺才是更悲傷。

我做著夢,夢里唯一安慰,醒了就會忘記。

這里面不再是一個人,因為我是無處說哀傷,來這里傷春悲秋,是不應該的,是不正常的,無病呻吟,與世無補,不過是發泄了一點對世事無常,自己懦弱的看著世人風景的離去,小的時候盼望著長大,以為有能力對面一切,至經一事無成,小學畢業,自己的選擇,答案真的只是這樣過一生嗎。

也許我真的是一片隨時消失的云吧,輕輕的,慢慢的再見吧。

25选5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