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網 » 散文 » 經典散文 » 靜聽雨珠敲情絲

靜聽雨珠敲情絲

“滴答、滴答”的雨珠,不停地敲打著玻璃窗得窗玻,似妙曼的旋律,不一會兒,就使得整個城市收斂了鋒芒,變得異常的溫柔起來。

也許是雨織就的惆悵意境吧,也許是雨抒寫的空靈感覺,雨于我,自小就有一種無言的充滿魅力的誘惑,由此也生成了一縷剪不斷的情愫。

幼時的我,總喜歡在下雨時邀上三五個小伙伴,穿上爺爺碩大無比的雨鞋,在大大小小的水坑里蹦來跳去,飛起的泥水濺了一手、一身,小手一抹,一個個成了一只只“大花貓”,銀鈴般的笑聲在縹緲的雨霧中飄揚……

少時的我,假期里最盼望下雨,因為再也不用去為豬挖菜,為羊割草,為蠶采葉了。就著雨打梧桐的噼啪聲,捧一本“偷”來的書兒,甜甜地閱讀,不知幾許,已書掩面頰,酣然入睡……

及至長大些,青春的迷茫讓我無端地多了些輕愁薄怨。每每到了雨天,這種哀愁就愈發地深邃明亮起來,我似乎來到了煙雨江南,青石古巷中,裹著青花旗袍的丁香女子,云鬢高挽,淡掃蛾眉,淺施粉黛,擎一把油紙傘,于蒙蒙煙雨中,裊裊婷婷,一步一婀娜,一步一妖嬈,一路遠去,漸行,漸遠……

在雨中聆聽,在雨中豐潤,在雨中送走流年,迎來中年。而今,工作的勞累,環境的嘈雜,使得心兒一刻也不得安寧。適逢周末降雨,一杯香茗,一首新曲,憑欄遠望,隴首云飛,滿目煙波,難得的靜穆,難得的閑適,何不放空心靈,聽任思緒如一只小鳥,扇動著堅挺的翅膀,向茫茫無垠的遠方飛去……

平蕪盡處是春山,思緒更在春山外。

雨,是最高明的畫家。絲絲縷縷的雨簾中,一只白鷺孤絕地立于水田里。流線型的身軀,潔白的蓑衣,頎長的腿,它單腳獨立,玲瓏的眼睛穿過灰白的雨霧遙望著遠方,它在想什么?靜默如詩的白鷺啊,就這樣站著,站著,一不小心,整個田埂便被它站成了一幅嵌在玻璃框里的水墨畫。

“雙燕歸來細雨中”,雨是燕子最心儀的禮物。寒煙深處,幾對小燕子站于柳樹的絕頂,黑的發亮的羽毛,珍珠般精致的小眼睛,“嘰嘰喳喳”清脆的叫聲在寂寥的曠野上飄裊著,此時,整個世界屬于它們。突然,它們像約好了似的,三三兩兩,箭一般斜掠而過,鳴叫著,在低空盤旋。累了,倦了,休憩于電線上。三下五下,便寫下了一曲靈動的五線譜。

“花底離愁三月雨”,雨是最易惹鄉愁的。遠行游子那期許的目光,穿過輕紗似的雨霧,在故鄉的青磚黛瓦、花田竹籬間游弋:母親的青絲可曾花發?母親的脊梁可曾更彎?而此時,母親倚門而立,渾濁的目光傾盡了備生的精力在雨霧中彷徨,千葉萬聲皆是恨吶,嘀嗒的雨聲,你可是媽媽思兒時切切的呼喚?綿綿的雨啊,你可知道,誰的遠行蒼老了誰的容顏?誰的皺紋牽掛了誰的淚眼?

“雨橫風狂三月暮”,雨也是最無情的。一場雨,明日應是落英繽紛、落紅滿地了吧?那幽幽的小徑上是否有人荷鋤葬花呢?《葬花吟》的曲子隱隱約約地傳來,黛玉那幽怨的眼神穿過時空的隧道,悲涼在雨絲中,黯然了多少人的情懷?幾多幽歡佳會,怎堪聚散難期,夢斷放逐天涯。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一場盛世煙火終究抵不過封建禮教的說辭,湮沒在滾滾紅塵里……

……

“啪嗒、啪嗒……”雨聲大了起來,打斷了我的思緒。窗前,一片喧鬧,一片水霧。望著密密的雨簾,我感覺這場雨不是喧騰在室外,而是清爽在我的內心,浮躁疲勞頓消,一顆被生活的快節奏擠壓得干燥粗糙的心,不知不覺地被它濡濕了,慢慢變得豐盈潤澤起來。

有的時候,感覺生活就是一場天涯苦旅,多么需要有下雨這樣的時候,放慢腳步,整理心緒,放空心靈,任它信馬由韁,縱橫馳騁……

下雨了,靜聽雨珠敲情絲--緩解精神之疲,真好!

(原創作者:若藍)

25选5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