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網 » 散文 » 名家散文 » 蒼山洱海漫游

蒼山洱海漫游

蒼山洱海漫游

羅松生

人們都羨慕作家,他能讓自然之景物,賦予人文之美,描山山愈翠,寫水水多情,因為手中有支生花妙筆。若在我們這些普通人看來,山還是那樣的山,水還是那樣的水,哪來的如詩如畫,哪來的美如仙境?想不到我第一次出門遠游,真正是大開了眼界,同時也糾正了以往的偏見。

此次我旅行的目的地,叫彩云之南,它與緬甸相接壤,是個謎一樣的地方,過去只有一條滇緬公路,除了冒險家之外,很少有人敢問津,因為只要一聽到“金三角”這幾個字,人們就會不寒而栗,那是黃、賭、毒的發源地,避它都還來不及。當然,那是過去了的事情,如今那些東西都被拒之于國門之外,那里已經變成了一塊干凈之地。為什么現在的人們都拼了命似的往那里去湊熱鬧呢?原因是那里有蒼山洱海,那里的綠水青山,都是金山銀山,那里的村村寨寨,都分外的秀麗;特別是上世紀三十年代,有個名叫詹姆斯•希爾頓的美國作家寫了一本書,名為《消失的地平線》,當時在西方可謂名噪一時,書中所描繪的世外桃源就在那里,可那時的中國人既無錢也無閑,連自身也難保,即使再好的地方,也與老百姓無緣。真正成為熱門景點的,說起來也不是很久的事,按當地人的說法,那是因禍得福,他們記得很清楚,是96年那場大地震,讓許許多多古鄉古鎮,霎時間變得面目全非。也就從那時開始,人們才深深認識到,老祖宗留下的東西,一旦消失了,便會永遠消失,不能把這場災難完全推卸給老天,人們也要敢于擔當起這份責任來,要不,將來便會后悔莫及,于是,上上下下便全力以赴,一切按原來的規模,原來的樣貌,修舊如舊,仿真如真。

現在我就來到了這塊土地之上,放眼而望,蒼山,如同一道綠色屏障,又如一條溫柔玉臂;洱海,恰似一塊巨大碧玉,也是萬類生命的搖籃;它們就這樣緊緊圍繞著這座宏偉壯觀的古城——大理。一下車我就徑直朝城門走來,進到城里,心里卻有一種奇妙的反應,莫非我坐的是時光之車,把我送回到了遙遠的古代,眼下的一切,既稀奇又陌生,那些只有在古書古畫中見到的東西,已紛紛來到我的眼前,到處是紅門石柱,酒家客棧,掌柜坐臺,歌女吹彈,街頭巷角,搖旗弄鼓,古靈精怪,前所未見。這明明是步行街,牛車馬車卻大搖大擺。這里人好象也不太會做生意,如果是我們那里,客人還在老遠,蘋果小米就搶先一步,美女帥哥也會急忙請你進店。這里看不到什么知名品牌,大多是土產特產,有的是從山上采的,有的是從湖里撈來,還有很多銀器玉飾以及花帽花邊等等,越看就越象從前的城關商埠和手工作坊。

我就這樣糊里糊涂地轉了一圈,便登上了古城頭,在寬廣的城墻上,高高聳起一座三層大殿,飛檐翹角,畫棟雕梁,好不壯觀,“五華樓”三個大字,鑲嵌在樓前,原來這就是南詔王的國賓館,可以想象當年是如何的風光和威嚴。那時的大理,是由土司管轄,這座古城,已有一千二百多年的歷史,在少年時代,我就看過一些古本小說,其中就說到這一帶土著部落叫南蠻,就連諸葛亮出兵也不好對付,他們身披藤甲,頭插孔雀翎毛,騎大象,執大刀,孔武有力,不可抵擋,盡管孔明神機妙算,但每一次都損兵折將,原因是他們不愿招安,靠的就是這堅固的城防。就在我浮想聯翩的時侯,猛一抬頭,看到城樓之上,有一個古代美女,頭戴鳳冠,身著紅裙,對我微微而笑,這不是在做夢嗎?隨即便舉起了相機,把這美女拍了下來,待我反應過來時,卻不見了,轉個角,又看到好幾個美女,都一樣的穿著打扮,這讓我驚詫不已,后來打聽到了,這都是有償服務的,不過她們只提供合影,不要有非分之想。

由于居高臨下,那寬廣的洱海正映入我的眼簾,微風徐徐吹來,滿眼綠波蕩漾,只見小舟數艘,在漣漪之中優哉游哉地拍槳。遠處無疑就是蒼山了,我站在蒼山洱海的懷抱中,邊看邊想:大自然真是太周到了,不但創造了蒼山,還創造了洱海,就象一對情人,永不分開。洱海,雖然是一個湖,但對于大理人來說,它就是海,是他們心中的海,這里有那么多的魚蝦蚌類,給了他們豐富的營養,只要擁有一條木船,不但生活無憂,水上交通也極為方便。有了蒼山,他們就有采不完的瓜果,有了洱海,這里便成了水鄉江南。

小巴在蒼山下的柏油路上行使著,我正凝視著車窗外如畫般的洱海風光,只見水草叢中,一群白鷺時起時落,正在嬉戲覓食,而岸畔的人們正給它們拍照,各忙各的,互不干擾,好一幅人鳥共處的動人畫面,呈現出天人合一的和諧景象。不一會,那翠綠山坡上,忽閃出一座村寨來,由于四周都是叢林,看不到道路,看不到曬谷場等其它空地,黑壓壓的瓦屋一大片,沒有一點縫隙,整個寨子就象一座大樓一樣,跟本看不到裸露的土墻。山坡上,時不時看到有白點黑點在晃動,不一會便風吹草低見牛羊。這種自然生態,這樣的生活環境,是最適宜人居的,不敢說這里就是世外桃源,但居住在這里的人,一定是半個神仙。

過了村寨之后,我們來到一個半島上,遠遠就看到二座風格不同的寶塔,金光閃閃,不即不離,兩相互映。半島其實就是延伸到洱海中的一座小山,山上堆綠疊翠,林木茂盛,美麗如同海上仙山,很快我們就踏上了一條環徊曲折的石徑,一步一步往山頂上走去。頂上有座小亭,四柱八角,琉璃作頂,美觀大方。在亭子中,我朝外望去,仿佛是來欣賞一場天地間的畫展:那瀲滟的波光,那漸漸遠去的帆影,有近景,有遠景,有濃墨重彩,也有惜墨如金,就不知是誰畫的,那么的生動,那么的迷人。如今始信洱海的風光是看不夠,賞不完,任誰也描不休,畫不盡的,忽然間,海市蜃樓出現了,影影綽綽,有樓臺參差,有山石園林,隱現于瓊林佳木之中,跟傳說中的蓬萊仙境一模一樣,雖然飄飄仙女我沒有看見,卻看到了一個身披蓑衣,頭戴竹笠的老漁翁,正駕著一葉扁舟,朝那煙波迷茫的洱海駛去。

看了洱海,再看青山,因為此處正好面朝洱海,背靠蒼山,是個古跡眾多的宗教圣地,不但有莊嚴肅穆的喇嘛寺和觀音廟,建造得也極其雄偉壯觀,特別是那兩座寶塔,一座為納西族風格一座是漢族風格,彼此有所不同,但又兩相融洽。怪不得一來到這里,我總覺這里的景物不但新奇而且十分親切。一會我們又轉到了西邊,原來這里就是游船碼頭,一艘大型游艇正停靠在這里,許多游客正排隊驗票,即將啟程環游洱海,由于時間有限,我們只好作罷。

離開半島后,小巴繼續沿著洱海西南方向駛去,左邊是連綿的青山,右邊是開闊的水面,跟本感覺不到這里是高海撥之地,我的眼睛緊盯著車窗外,即使在水天交接處,也毫無荒涼的感覺,就象行走在江南水鄉,這里有港口漁村,在山坡上,一律是黑瓦木房,簡直就象水墨畫一樣,這是少數民族的聚居地,很久之前,就有納西族、傣族、白族等兄弟姐妹們來到此地安家落戶,她們保留著各自的生活習俗與宗教文化,但她的有一個共同的信仰,就是崇拜天地,把大自然當作最高的神。在她們看來,蒼山是他們的父親,洱海是他們的母親,不但給了他們生命,還給了他們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米谷魚蝦和藥根山果,這里每一個人都懂得感恩圖報,懂得保護大自然,熱愛大自然,這里的溪流湖泊,總是清亮如鏡,這里的竹樓木屋,冬暖夏涼,精巧別致,牢固耐久,美觀實用,都是一家連著一家,一戶挨著一戶,村民們有了親和感,村莊就有凝聚力。

我們從大理走來,猶如走進長長的畫廊,每一程,每一里,都有不同的景觀,時而是水上風景,時而是陸上風光,都讓人心曠神怡,讓人心花綻放。尤其是大理古城,歷史悠久,仍然散發出無限的魅力。但最讓我著迷的,還是蒼山洱海,無論是高高的雪峰,還是山麓古跡,都屬人間仙境;無論是悠悠碧水,還是湖心小島,都勝似如畫江南。我正在出神地看著看著,突然間,蒼山不見了,就連洱海也已消失。原來是小巴拐了個彎,已經走上了另一途程,開始我真有點茫然,一會才知道,正在前面等著我們的,就是那讓人魂牽夢繞的麗江古城。

25选5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