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網 » 散文 » 名家散文 » 解讀李商隱

解讀李商隱

作者:易明

目所能及的,僅是一池殘荷。枯黃卷曲的荷葉在秋風中瑟瑟地顫抖。一切籠罩在蒼茫的暮色中,只有一種難言的哀傷。

“荷葉生時春恨生,荷葉枯時秋恨成。深知身在情長在,悵望江頭江水聲。”

這是我讀到的最沉痛的一首詩。

我常常在想他的一生所經歷的事情。生于亂世,跨越了六個朝代。科考落榜,淪為幕僚。結籬王氏,卻從此陷入了朋黨傾軋的漩渦中,從此乃輾轉于各藩鎮幕府間,漂泊零落,潦倒而終。

他的一生都不曾安穩過,我始終覺得他在這個混亂的世界中,看透了人情的冷暖,世態的炎涼,可他的血脈之中又生長著很蓬勃的欲望,像汩汩淌著的河水所散發出的水藻和淤泥的腥味,淡淡的,卻又是固執的。

我總是能從他的一些無題詩中讀到一種淋漓如江河流瀉的生命體態。那些詩大都寫得頗為隱晦且意境朦朧。

”鳳尾香羅薄幾重,碧文圓頂夜深縫。扇裁月魄羞難掩,車走雷聲語未通……”

華麗的羅帳,輕巧的團扇,艷麗的榴花,以及香爐里金色的灰燼。他用這些凄涼的意境,掩蓋了他生命中所有的感傷、迷離。他將他的窮困與落魄寄托在這些耀眼的色彩中,兩者強烈對比之下,我看清了他所有的失落與孤寂。他是那么的驕傲,他不肯直言他的挫敗,所以他只能將明明暗暗的憂傷融入一片絢爛的繁華之中。讓后人來捕捉那字里行間難言的情愫。

我猜想,他常常獨自徘徊在夕陽下。兀自望著風起云涌的晚霞。他的目光穿越如血的殘陽,穿越黃昏冗長冗長的街道,穿越烈日下綠色的田野,穿越戰場上的烽煙長河,穿越孤寂的月與幽冷的山,穿越日深月沉的無常,穿越隱隱約約的悲喜,嗚咽成蒼涼的笛聲,撒落了一地的碎片。當最后一縷殘光隱沒在無邊的黑暗時,他便低低地吟著那首《樂游原》:

“向晚意不適,驅車登古原。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他的一生是極其痛苦的。我固執地認為,中國歷史上的詩人沒有一個有他那種深重的憂傷。他的痛不同于李煜,他沒有李后主那么寥廓的層面去絕望;也不同于李清照的那些閑愁;更不同于柳三變、溫八叉的繁華落盡的悲涼。他一生漂泊,一生落魄,所感受到的只是一種空漠漠的哀愁,他的世界是空曠而孤獨的,和誰也沒有關聯。而這種痛苦才是最致命的,因為它連惋惜的資本也沒有。

“尋芳不覺醉流霞,倚樹沉眠日已斜。客散酒醒深夜后,更持紅燭賞殘花。”

這大概是他創作的最后一首詩了。于是,一切定格,秋風掃落葉,殘酒、殘花、殘燭,跟著這樣的夜一起沉淪,沉淪在他的天地里。

昨日的他,只是歷史的匆匆過客;今天的我們,也不過是明天的滄海桑田。

時間,會沖淡一切。

正如哲人所說:“生存即是苦難,活著即是煉獄,我們無處可逃,于是尋找天堂。”

他的一生都在尋找屬于他的天堂。可惜追求到的卻是苦澀的情感。他踏遍了每一寸土地也找不到他夢中的繁花似錦與地老天荒。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我想我終于理解了這首詩的意義。

25选5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