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網 » 散文 » 散文隨筆 » 雨夜斷想

雨夜斷想

昨夜秋雨傾盆,電閃雷鳴。

只聽孩子從隔壁床上撲通一聲跳到地上,赤腳逃進我們的房間,鉆進被窩,瑟瑟發抖地說,有雷,我怕。孩子一直怕打雷,凡是打雷下雨的晚上,都不敢獨自入睡。

和父母睡一起后,孩子一會兒就呼吸均勻,酣然入夢了。嗒,嗒,嗒,嗒,聽著雨水打在雨篷上,空靈而有韻律。這樣的時候,這樣的夜晚,我很享受這難得的喧囂與寧靜。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青燈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溫,這些充滿蕭瑟秋意的句子,總會在這樣的夜晚,不期然地進入我的腦海,我也一任思緒飄飛,天馬行空,感覺什么都在想,什么也沒有想。

遙想當年,下雨的夜晚,卻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工作至今,不覺已十余年。最初的五年,在單位搬了五次家,換了五次房。從瓦房,到瓦房,再到瓦房,還到瓦房,終于到了樓房。住瓦房的那些日子,總是小心翼翼,提心吊膽,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外面下大雨,屋內下小雨。這樣的日子,總是盼著天明,總是盼著天晴。鍋碗瓢盆,凡是能夠派上用場的,都用來接房頂漏下的雨水了。有時,睡得正香,雨水來襲,擾人清夢,不得不半夜起來挪床,床頭屋漏無干處,雨腳如麻未斷絕,雨聲紛擾于耳畔,怨氣充塞于蝸居。多雨的季節,最大的夢想,莫過于住進樓房,享受那一方無雨的晴空。

梅雨季節,平房發霉發潮,地上積水甚厚,有時不得不墊上幾塊磚。人在磚上搖曳,如同在梅花樁上輕移蓮步,那姿勢,絕無任何美感可言。最痛心的,就是滿屋藏書,都快霉得生大蘑菇了。陽光燦爛的日子,就得把藏書一撂一撂地搬出去曬曬。

在人都快發霉的那些日子,自顧尚且不暇,哪里還有閑情逸致作賦吟詩?躺在床上,夜闌臥聽蕭蕭竹,但愿明日天放晴,哪里還能去感知雨打芭蕉的詩意?

住進樓房的日子,在下雨的晚上,窗外那淅瀝的雨聲,竟讓我有絲絲縷縷的溫馨與感動。

25选5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