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網 » 散文 » 優美散文 » 徘徊著

徘徊著

我獨自漫步在廳堂里,腳下踩著大青瓷磚,只看見白墻上掛著的古鐘,只聽見踩在磚瓦上的聲音。

我徘徊,我彷徨,我沉思……

青色的大瓷磚,就像故鄉竹林里的小路,一塊塊大青石,很久很久地睡著,鋪成一條小路,從祖父家走到二伯家,挑著扁擔的人“噔噔”的踩過。日轉星移,使它們不再光滑明亮,面頰帶著滄桑的回憶,一條條如書頁般的皺紋重疊著,似水面上泛起的層層漣漪,早已不是當年新修的綠翡翠,它和竹林一起老去。每一塊青石間隙都滋生著小叢青苔,像簇擁著一座小小的森林,它們還不老,它們還很綠,染綠了間隙間,昨夜下雨,遺留下來的小水坑。然而,我卻早已從那兒搬了出來,來到了這個大得讓人空虛的廳堂。

直走,兩格,轉彎,一格,再往前走……

似乎跳著一支沒有主旋律的舞。每走一步,瓷磚就響一下,我像是走在鋼琴上的小人,腳下是黑白的琴鍵。那琴聲,太虛無,我連它的尾巴都抓不住。墻上古鐘,好富麗,雖已落漆,仍光鮮亮麗,“噔——噔——”它訴說的傳說,我聽不懂。腳下聲音,很清脆,像小時候早起時聽到的石塊敲擊聲。我沒有穿高跟鞋,卻回想起當年那個不穿鞋的孩子。

秋風,蕭蕭,把陽臺上的葉子吹進屋里……

我久居高樓,我不見自然。拾起落葉,泛黃,枯萎,葉脈裸露,清晰。它和母校里的銀杏樹葉,有些相似。明明昨天還和大家站在走廊上,用自己的語言,贊美著那棵清新毛絨的春銀杏,如今,另一個學校的銀杏也黃了,撒了一地。掃地的學生把它裝進掃帚,偶爾拾起一片,想著自己的往昔,那棵銀杏,不開花,不結果,只是春天的時候長葉,秋天的時候落葉。看舊我和一大幫孩子嬉戲。窗臺上的花開了,明明卻是秋天……

輕聲呢喃著詩句,感傷化為心中的悲痛與酸楚。

我想了好多,我不知道在想什么,思緒很多,來不及整理。

我獨自徘徊在廳堂里,腳下踩著大青瓷磚,不見掛在白墻上的古鐘,不聞踩在磚瓦上的聲音……

25选5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