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唐

空間訪問量:

最近訪客

  • ↑天竺↓
  • 寧靜致遠
  • 王渡
  • 我就是理由
  • 小樓聽雨
  • 平筆

那日,是誰惆悵感傷,失意醉酒,卻用最浪漫的詩心寫下了“黃鶴樓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的繾綣詞句。今日,是誰擁懷浪漫,心愿得償,卻用最無奈的情緒寫下了“江城情濃,奈何緣薄”的文字。微風伴雨,一路北去。一百二十公里的時速難道只是為了早些趕赴目的地?還是也想早點結束路途的奔波勞累?四個多小時的急速行駛,三百多公里的風雨兼程。夕陽落去,夜幕降臨,在這樣一個惹人相思的時間抵達了江城,正式開始了這場北上畢業之行。江城五月,在櫻花落盡之后,好像多了幾分剛毅,少了幾許柔情

瀏覽全文閱讀()
歲月(殘月)2017-07-22 20:59

隔著風的距離輕輕伸出手去攬一殘月入懷輕親撫摸回味慢品細細淺淺哪里還是煙云哪里還是歲月悄悄囊入心中或許煙波太長或許時光太短殘留一瓣珍藏即將蒼老的心靈深處不讓回憶無色不讓生活無味不讓歲月無痕不讓……..

瀏覽全文閱讀()
青春暢想感言2012-04-18 00:20

在時間的不知不覺的流逝中,我沒能幸運地見證青春的來臨,卻要不幸地目睹青春的遠去,時間殘酷的將一個凌亂而毫無頭緒的尾聲擺在了我的面前。在回憶的三棱鏡下,青春并沒有折射出太多的光芒,只投下了幾道暗淡而又模糊的色彩。青春是個放肆不羈的時代,而不羈,終歸是要付出代價的。身邊的人諄諄的教導,無微不至的關懷化作血液,想給我蒼白無知的心靈涂上紅暈的色彩,灌輸精神的養料,但不羈的心卻只是讓其如水過留痕而已,并未吸收太多。于是頹廢慘淡的暗紅成為了青春的實質,然而青春的外表卻染上了張揚刺眼的鮮紅,它赤裸裸的將令我自慚形穢的學

瀏覽全文閱讀()
我以為我懂2013-02-22 03:13

我以為我懂! 懂你的幽默;懂你的好!只要看著你就知道你下一秒要往哪,而現在我沒辦法跟上你的節拍,我看不到你也無法靠近你,你有發現我沒有在你左右嗎?你有發現我在原地找不到方向!我知道你沒回頭,我更深深體會到,我以為懂得你的一切,其實都只是圓一個謊言「我以為我對你很重要。」

瀏覽全文閱讀()
最后的戰爭2012-03-18 23:31

對于追她,這次我是真玩大了,而且要玩陷了,但我又不得不繼續玩下去,否則就真的玩完了。至少我還玩得起。追她其實就是一場戰爭,要么凱旋而歸,要么戰死沙場,戰爭就是你死我活的爭斗,這里沒有中庸。贏了,榮歸故里,輸了,馬革裹尸。除此以外別無它選。這次的賭注可以用本五十六的理念來形容:“要么大輸,要么大贏。”勝了,置身天堂,敗了,墜入地獄。是珍珠港還是中途島,不到最后一刻誰也無法知道。真正的戰士不會投降、不會撤離、不會后退、不會逃跑、不會甘當俘虜……“好軍人在最后一場戰爭中被最后一顆子彈命中。”愿上帝保佑我。阿門!

瀏覽全文閱讀()
同桌2014-12-09 17:02

高中畢業前夕,我曾無比肉麻地緊握同桌雙手道:“親愛的,聽說上了大學后從此天各一方,再也不會有固定的同桌了,我想你一定感到非常榮幸有我這么可愛又溫柔的人成為你的同桌終結者。”同桌對我時不時來一陣的抒情早已見怪不怪,挑了下眉,無比淡定的展現一臉燦爛笑容,深情款款道:“同喜同喜。”回憶到這個時段的記憶,我至今仍舊無法忘懷那種竭力壓制內心興奮波濤洶涌的感覺,而最好的出口我們稱之為畢業。而我和同桌的高考倒計時每日舞臺劇依舊天天開場,劇情中心圍繞“高考后的美

瀏覽全文閱讀()
戒不掉的煙2012-10-29 10:57

轉眼間分手后的第七天、、有那個勇氣拒絕和你見面、、與其這樣度日如年、、一開始就別存在一點卑微的眷戀、、瞳孔里映著那天倒退的畫面、、靜止的空間、、模糊了視線、、、、拋棄了時間、、找不著丟失在從前的昨天、、你說我們的現在太遠、、無論我走得再久再遠、、、我都不會偏離主線、、忘掉她常叮囑在耳邊的一句箴煙、、燃燒的煙一但到了邊緣、、就焚燒到生命的終點、、、感情這東西是一支戒不掉的香煙、、、漸漸也甘愿在不經意間謀殺老去的容顏、、、愛戀這東西是一支戒不掉的香煙、、、慢慢的懷念在黎明之前死在過去的明年、、、你是在我心里一

瀏覽全文閱讀()
賀龍釣魚趣事2017-03-27 22:14

賀龍愛釣魚。他常常一個人出去釣,又不帶警衛員。在木黃那個地方有個皮巖潭,皮巖潭邊邊兒有個草棚棚,草棚棚是單身漢吳春和的。吳春和很窮,屋頭連個水瓢都沒得。他自小就死了爹娘,又沒親人,又沒田地,又沒房屋,他就守著皮巖潭搭了個草棚棚。皮巖潭不當大

瀏覽全文閱讀()
轉彎看世界2013-08-09 22:39

戀愛也好…結婚生子也罷…那是人生的分界線…同伴好友都和你一起單著的時候你覺得一切都很正常…也很快樂…漸漸的同伴好友都結婚生子…就你自己單著時…便意義不同…反而覺得這個世界都與你無關了…覺得自己脫節了…覺得自己成怪物了

瀏覽全文閱讀()
只是訴說而已2013-04-20 20:25

很早以前就有一個一生的對手:別人家的小孩,我渴望父母了解我,但是我總是在心中設下一道道防線。每天三點一線家---學校----家,沉重的書包,疲憊的身體,還有被打擊的心靈。回到家來,寫作業。被父母問及不堪的成績,煩躁壓抑。從來不曾理解我,不曾相信我,自以為了解我,自以為是開明的模范父母但是在我眼里只是固執的自以為是的甚至是有點神經的。說話不算話,騙人!答應的小孩的事,在小孩期待了很久終于忍不住問起時換來了一句:我說過嗎?你聽錯了。每天無休止的爭吵,緣由竟是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夜不歸宿,喝酒問起時只說:大人的

瀏覽全文閱讀()
25选5奖金